遥远的春天

2019-01-24 10:40  作者:黄永军   经典散文

文/黄永军
 
  随着年龄的增长,人开始自我封闭,感觉越来越迟钝,对于周围的事物开始淡漠。
 
  一年一年,时间如同飘渺的轻烟,淡而又淡的舞影,悄然从眼前消失了。当然,这也包括我对于天的感受。尤其是我作为一个成年人之后,对于春天更没有多少深刻的、美好的体会。身处鲁西北一座小城,只觉得风多,一天到晚地刮风,出行、上下班都难。唯一而深刻的感受,那就是茫然,浑浑沌沌的一片茫然。
 
  如果非要谈论一下春天的美好,那只有从遥远的记忆里,从儿时的生活里去寻找。想到儿时的春天,确实别有一番滋味,说不清是伤感还是甜蜜。
 
  那时,我还没有读几本书,也没到过方圆十几里以外的地方。应该说,单纯得有一些木讷。每天放学回家,就扛起一块玉米饼子,赶上三五只、老少不一的羊,很散漫地到野外去。天蓝得清凉而遥远,一片白云悠悠然飘来了又悠悠然飘走,把童年的心捎到很远很远的地方,虽然我对那些地方一无所知。那时的河流还没有被污染,水清澈见底,站在岸上,能清晰地看到小鱼漂亮的花纹和它游动时微微翘着的唇。看得眼馋了,就顾不得水的寒冷,挽起裤腿,悄悄地跟在鱼儿的后面,等它游得迟缓了就猛地伸手下去,死死抓住鱼滑溜溜的身子。机会好时,一天也能捉住两三条小小的鱼儿,拿回家养在水缸。在我的记忆里,吃鱼的事也有,但很少,主要是捉来玩。
 
  有的时候,因为贪玩也会瞌睡过去,躺在绵软的草地上,做一个甜蜜的梦。醒来的时候,天已向晚,暮色低沉,羊们围拢在附近,似乎很忧伤地看着主人。最早跑出来的那几颗星星贼亮,像嵌在蓝色幕布上的宝石,华丽而遥远。风很轻柔,暖暖的,村子里有的人家已经开始做饭了,淡淡的炊烟,还有晚饭的的香味和风而至。不一会儿,就听见大人们喊孩子回家吃饭、高高低低的叫声。于是,我慢吞吞地从地上爬起来,赶着羊儿回村去。
 
  如果说,春天因记忆而美好,那么人到中年的我们因什么而无趣,是生活太平庸了吗?
 
  是的,我们每天都在竞争中生存,因竞争而日渐增长存在感。当我们把生存看得高过一切,把蝇头小利奉为至高,把小我看得比什么都重要,整天锱铢必较,日夜小心谨慎,时时忧虑重重,像一个灰色的影子穿梭于人群。那么,我们的生活中还有什么值得称道,我们的心灵世界里还有没有空间容纳美好?当然,年年会有春天,春天年年如约而至,只不过她的美丽被我们忽略了,被我们狭小的心灵蒙尘了。
 
  而童年我们有什么?那时,住在低矮、黑暗的小房里却倍感温暖,一天三顿饭的粗粮,其香甜至今难忘。短短的几十年,弹指之间,却是两重天地。期间的变化,让我们认识到,作为人,如果心灵蒙尘,即使生活在天堂里,也是混混噩噩,毫无所知。我们呼唤遥远的春天,寻觅曾经有过的美好,最迫切的是除掉心灵的魔障,扫除罩在心眼上的尘埃。让我们的内心永远像一泓清澈的春水,拥抱蓝天白云,鸟语花香,给我们的生活带来永恒的幸福。

遥远的春天
http://www.harajee.com/youmeisanwen/jingdiansanwen/1500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