望穿秋水

2018-12-14 17:33  作者:文章   经典散文

  市区的纳仁汗公园,孕松花江而生,沿松花江而建。沿江的十里江堤和茂密林地,形成了休闲、娱乐和垂钓的景观带。我家住的楼区就在公园的附近,每天早晚锻炼身体、散步都要在沿江公园里活动。
 
  秋天,明净、清澈的空灵,涤荡着我的心灵,望断飞雁,天空凄厉的鸣叫,惊落了秋黄的叶,划开了沉寂的寂寞。流泻的松花江,早归收获的渔船,划破了静谧的江面,轻软推开涟漪。沿着铺满落叶的江堤散步,秋声、秋色、秋景,竟然让我遗忘了“秋水与长天一色”情境。也许,我的脚步惊扰这秋的静美?还是我流动的思想,冲淡了这景物的安宁?文字无法描述我一颗秋心,只有静静地欣赏、倾听这个世界,在秋风、静水间,作一个淡淡的红尘过客。
 
  静静的秋水,因垂钓者而来,从沉睡中舒醒。一群身披朝霞,江边的晨钓者,他们是采风者、是寻梦者、是淘金者,满怀信心期待着收获的希冀。鱼饵抛向水中,垂钓者静静地坐在江边,等待那些经不起诱惑的鱼儿上钩。无意间,构成了一幅动静相宜的秋水垂钓图。
 
  幽幽水韵,声声怡人。柔美,婉约,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。江畔空气清新,让人悠然自得,心旷神怡,人们等鱼儿上钩的心态,轻松、欢快溢于言表。垂钓,也留下了“严陵不从万乘游,归卧空山钓碧流”的脍炙人口诗句。垂钓是受群众喜爱的高雅活动,把垂钓当作一种休闲娱乐,丰富生活,抒发情感,更能增进身心健康。
 
  每天我来到江边,都要情不自禁地在他们身边驻足,引起我注目的是一位长者,一杆,一凳,悠然地垂钓。那种姿态,与秋水相对深邃的眼眸,让我油然而生“孤舟蓑笠翁,独钓寒江”的意境。老人沧桑、淡然、超脱,的身影,是秋色里最醒目的人。不钓风月,不钓名利,静坐如石,巍然不动。对我的闯入全然不觉,只有那几根长长的渔竿,垂钓着一江的静与美。在我的心目中,他才是真正的垂钓者。这不是夸张,不是艺术场景,也不是文艺构思,而是真实的情景的再现。我在他身边看着,沉思了很许久。卸下我心中的杂念,引入了一份望穿秋水的信仰。恍然,我明白了秋水的清澈和安静。静的是水,静的是心。如果说秋心如水,看着平静的江面的水深处,蕴藏着多少内涵,多少哲理,多少淡然?
 
  从陌生到熟悉,我也向老人多次请教钓鱼的道理。老人从容说:“钓鱼,知道有我,不知道有鱼,让鱼不知我的存在。钓鱼需要技巧,更需要有一个良好的心态,自信、理智、沉静、稳重,虽然都有“望穿秋水”之心,但垂钓之意不在鱼,而在于放松身心也。醉翁之意不在酒,在乎山水之间也。”
 
  老人钓鱼“打窝”。在水域中洒上诱饵,将鱼群吸引过来,老人精心准备好了鱼饵,布置好了五根鱼竿,虽然鱼竿有点多,但钓到鱼的几率却很少。我是心有灵犀的观鱼者。钓者为水而欢,为渔而乐。而我的眼随着鱼儿掀起的漩涡而放光,心随着水里的鱼漂的升降而跳动。浮漂动了, 突然急剧下沉,老人赶紧一扯鱼竿, 顿时, 鱼竿弯得像弓, 一颤一颤的, 显然钓了一条大鱼, 只见鱼儿在水面窜来窜去, 不时水中发出啪啪的响声, 溅起不少水花。老人耐心地遛着鱼, 直到它再也无力游动, 僵直地漂在水面, 任老人左右摆布才拉近岸边, 竞是一尾三斤多重的鲤鱼。
 
  鱼是钓者的竞争对手,鱼在不同季节,不同水域,不同天气有着多种因素而形成的不同模式。经验和临场判断,就像解题一样,永远有不同的题目,耐心是一切的开始。钓鱼的魔力,是一种痴迷、与生俱来的执着。
 
  我站在江岸边,望着秋水,我感觉到,生活是波澜不惊,柔美安静的。秋水,净化灵魂、启迪心智、激发美感、洗去灵魂的污垢,从心底升腾起超然物外的轻松感觉。我喜欢自然与人的和谐,望着秋水,感到了一种美。秋水是灵动的,委婉的,祥和的。波澜不惊,柔美安静,一泻千里。
 
  垂钓的技术与钓鱼者的涵养,是有着密切关系。善钓者,不急不躁,稳如秦山,即使一个小时没有鱼上钩,也能静静等待。相信鱼儿一定会上钩。古人有“望穿秋水”一说。秋水,是深邃的,秋水是博大的,秋水是安详的,何必望穿!面对秋水,感悟生活,感悟人生。

望穿秋水
http://www.harajee.com/youmeisanwen/jingdiansanwen/14996.html